當前位置:CHOCO-啟蔻婚禮 > 婚禮策劃 > 北京婚禮策劃 >

北京畫師婚禮前失聯 排除有人策劃綁架嫌疑

更新時間:2019-10-24 09:23:53作者:北京婚慶公司閱讀:
北京豐臺警方今日(22日)消息,10月15日上午,豐臺公安分局接群眾報警稱,在豐臺區魏各莊村村西樹林處發現一名女尸,豐臺警方立即組織警力趕赴現場工作。經法醫鑒定,確定死者身份為孔某。職業為游戲公司原畫師的孔某,系海淀警方于8月29日發布的女性失蹤人員,經警方工作,現已排除刑事嫌疑,目前已經和家屬取得聯系,處理后續事宜。

29歲的孔某是吉林松原人,高168厘米,身形瘦高,皮膚很白,在某游戲公司當原畫師。在北京打拼5年了,去年圣誕節與丈夫領證,打算10月6日擺酒席。

8月25日,夫妻倆去婚慶公司挑選拍好的婚紗照,返程時孔某提出要去同事家一趟,常先生駕車將她送到小區樓下后,孔某再未歸家。 8月27日,常先生前往海淀區公安局西三旗派出所報案。事后據多地監控及打車記錄顯示,孔某并未進同事家,而是打車前往青龍湖公園,在附近一售樓處停留,與保安交談時表示“在找一件很重要的東西”,隨后離開監控范圍。孔某失聯前,沒有帶任何證件及錢包,手機一直處于關機狀態。

從豐臺警方獲悉,10月15日上午,豐臺公安分局接群眾報警稱,在豐臺區魏各莊村村西樹林處發現一名女尸,豐臺警方立即組織警力趕赴現場工作。經法醫鑒定,確定死者身份為孔某,系海淀警方于8月29日發布的女性失蹤人員,經警方工作,現已排除刑事嫌疑,目前已經和家屬取得聯系,處理后續事宜。

 

相關新聞

9月30日,津云新聞曾發布了北京“準新娘”孔爽“失聯”的消息。10月17日,孔爽的遺體已經找到。目前,該案件正在進一步調查。

孔爽生前照片

孔爽遺體被找到

19日下午,孔爽的好友孫斌(化名)告訴,孔爽的遺體已經在北京找到,初步懷疑是自縊身亡。

對此,向孔爽的愛人常先生進行了核實。常先生的心情非常低落,他證實了孔爽的死訊,但并不愿意過多透露相關細節。據了解,孔爽的遺體于10月17日被找到。目前,警方正在對孔爽的死因進行鑒定。

挑婚紗照當天“失聯”

10月6日是常先生和孔爽預定舉行婚禮的日子。不料,8月25日常先生和孔爽去婚紗婚慶公司挑選婚紗照的當天晚上,孔爽神秘“失聯”。當天出門挑選婚紗照之前,孔爽獨自一個人坐在樓棟口的臺階上哭泣。選照片時,她也是心不在焉。

8月25日17:00左右,常先生和孔爽從婚慶公司出來。孔爽突然說要去和朋友碩碩(化名)吃飯。

當天18:40左右常先生開車將孔爽送到了碩碩居住的海淀區建材城東路的硅谷先鋒小區門口。安慰了孔爽幾句后,常先生就離開了。

當天18:50左右,孔爽未赴飯局。而是通過滴滴打車,從硅谷先鋒小區門口前往了豐臺區青龍湖公園附近的山湖路與泉湖西路十字路口東北側的某售樓處。兩地之間的距離約50公里。

當天20:28左右,孔爽的身影曾出現在售樓處走廊內,當時孔爽一路小跑,一名保安還跟著追了過去。據售樓處保安回憶,當時孔爽說要到樓盤的工地內尋找一樣非常重要的東西。

當天21:00左右,母親周華(化名)撥通了孔爽的電話,但孔爽沒有接聽。幾分鐘后,孔爽的老姨打通了她的電話。孔爽告訴老姨,自己和朋友在一起,馬上就打車回家,大概一個半小時就能到家。當晚孔爽沒有再和家人聯系也沒有回家。

8月26日早上,孔爽的手機關機。

10月17日,孔爽的遺體被找到。

“失聯”前傷勢成迷

在“失聯”前,孔爽曾受過一次傷。8月16日,孔爽上午 8:16離開家,當天13:17回家。這5個小時內,孔爽并沒有上班,也沒有和家人說去了哪里。從小區監控中發現,16日下午,孔爽回家時走路一瘸一拐,腳部受傷。

除了腳受傷外,孔爽頭部也受傷,衣服上還有污漬,她甚至還把家里的門鎖換了。孔爽在哪里受的傷,到底經歷了什么,為什么換門鎖,不管愛人常先生怎么追問,孔爽始終不說,至今是個謎。

在“失聯”之前,孔爽還給母親發了信息讓她不要擔心。孔爽把自己的銀行卡密碼發給了母親。母親覺得不對勁,立即給孔爽打了電話,兩人說了沒幾句話就掛斷了,當時周華也沒有發現孔爽有什么異常。

目前,警方正在對案件進行調查。津云新聞將持續關注此案件。

【此前報道回顧】

6天后就是他們的婚禮,新娘卻神秘“失聯”月余……

挑選婚紗照應該是準新娘最美最幸福的時刻,可準新娘孔爽卻在選完婚紗照當晚“失聯”,至今已一個月。在孔爽“失聯”前,她曾莫名受傷回家,情緒低落,甚至沒有向家人提及受傷過程。孔爽到底經歷了什么?

挑婚紗照那天,她不太對勁

一個月來,常先生不知打了多少次妻子孔爽的電話,發了無數條微信,但始終沒有回復。北京海淀區、昌平區、西城區的大街小巷跑了千百個來回,至今不見妻子的身影。

常先生和孔爽都是吉林人,兩人相識3年多,一起在北京工作。29歲的孔爽在一家游戲公司做畫師。2017年圣誕節,兩人領了結婚證,本打算今年10月6日正式舉辦婚禮。

今年8月25日,常先生和孔爽去婚紗婚慶公司挑選婚紗照,本來是個幸福和高興的日子,可孔爽的情緒卻非常低落。

14:00

當天準備出門時,常先生發現孔爽獨自一個人坐在樓棟口的臺階上哭泣。在前往婚慶公司的路上,孔爽依然在哭。選照片時,她也是心不在焉。常先生詢問了多次緣由,孔爽始終沒有說。

17:00左右

夫妻二人從婚慶公司出來。孔爽突然說要去和朋友碩碩(化名)吃飯。

18:40左右

常先生開車將孔爽送到了碩碩居住的海淀區建材城東路的硅谷先鋒小區門口。安慰了孔爽幾句后,常先生就離開了。

21:00左右

直到當晚21:00左右,孔爽還沒有回家。母親周華(化名)撥通了孔爽的電話,但孔爽沒有接聽。正好這時候,孔爽的老姨給周華打來電話,當老姨問及孔爽時,周華說,孔爽去找朋友還沒有回家,打電話也不接。

老姨給孔爽打了電話,而老姨的電話打通了。孔爽告訴老姨,自己和朋友在一起,馬上就打車回家,大概一個半小時就能到家。

而這也是一個多月來孔爽和家人的最后一次通話。當晚孔爽沒有再和家人聯系,家人打過去的電話和發出的信息,孔爽也沒有回復。

8月26日早

孔爽的手機關機。

監控錄像中,她在50公里外出現

9月26日,在孔爽失聯一個月后。來到了北京市海淀區建材城東路的硅谷先鋒小區。這也是孔爽“失聯”當晚,她和丈夫常先生分開的地方。

小區相對偏遠,大門口外有公交車站,但出租車比較少。向小區門口保安詢問當晚的事,幾名輪崗的保安均表示,孔爽和常先生分開的時間是18:40左右,當時正值小區進出車輛和人流的高峰期,孔爽在小區門口下車,保安很難辨別她的模樣,也不清楚她到底進沒進小區。

事后,常先生從孔爽的朋友碩碩口中得知,原本孔爽確實和碩碩約好一起吃飯。可孔爽臨時取消了飯局,碩碩并不知道孔爽接下來去了哪里。

常先生報警后,警方調查發現。和常先生分開大約10分鐘后,也就是25日18:50左右,孔爽曾通過滴滴打車,從硅谷先鋒小區門口前往了豐臺區青龍湖公園附近的山湖路與泉湖西路十字路口東北側的某售樓處。兩地之間的距離約50公里。

記者從售樓處提供的監控發現,8月25日20:28左右,孔爽的身影曾出現在售樓處走廊內,當時孔爽一路小跑,一名保安還跟著追了過去。據售樓處保安回憶,當時孔爽說要到樓盤的工地內尋找一樣非常重要的東西。

在售樓處待了大約兩三分鐘后,孔爽離開了售樓處。而售樓處外的馬路上沒有監控,也沒有目擊者看到孔爽離開售樓處后去了哪兒。

常先生至今想不明白,孔爽去50公里外的售樓處做什么?之前也沒有聽說,孔爽和售樓處有工作或個人生活上的往來。

“失聯”前,她把銀行卡密碼發給母親

在“失聯”前,孔爽曾受過一次傷。常先生告訴,8月16日,孔爽上午 8:16離開家,當天下午13:17回家。后來,常先生才知道這5個小時內,孔爽并沒有上班,也沒有和家人說去了哪里。從小區監控中發現,16日下午,孔爽回家時走路一瘸一拐,腳部受傷。

除了腳受傷外,常先生還發現,孔爽頭部受傷,衣服上還有污漬,甚至還把家里的門鎖換了。孔爽在哪里受的傷,到底經歷了什么,為什么換門鎖,不管常先生怎么追問,孔爽始終不說,至今是個迷。有時候常先生自言自語一個小時,孔爽也沒回應。就連“七夕”那天,本來常先生打算帶孔爽去散心,可孔爽卻只想一個人睡覺。常先生猜測,孔爽可能遭遇了不法侵害。

常先生和孔爽夫妻關系非常和睦,兩人在一起三年來很少吵架。不知為何孔爽的性格突然變了。周華告訴,事發前大約3個月,孔爽的外公去世,她回到吉林老家參加葬禮。葬禮期間,孔爽的情緒低落。從葬禮后,孔爽開始吃素,她曾經說過想找個地方清靜清靜。周華放心不下,于是從老家來到北京陪伴女兒。常先生也覺得,從老家回北京后,孔爽的情緒有些波動,常先生經常勸孔爽想開一些。

在“失聯”之前,孔爽還給周華發了信息讓她不要擔心。過了一會,孔爽把自己的銀行卡密碼發給了周華。周華覺得不對勁,立即給孔爽打了電話,兩人說了沒幾句話就掛斷了,當時周華也沒有發現孔爽有什么異常。

周圍人眼中,她善良又獨立

記者聯系上孔爽的畫友小蕓(化名),小蕓和孔爽認識三年。得知孔爽“失聯”的消息后,小蕓轉發了尋人啟事。在小蕓的印象中,孔爽是個非常溫柔善良的女孩。朋友聚會時,總想著給大伙兒帶些小零食,孔爽從來不和別人發火,寧可自己吃虧,也不讓別人吃虧。遇到流浪貓狗,都會買食物去喂養。見到超市快要死的魚,也會買回家養著。

孔爽總是把快樂的一面展現給別人,遇到不好的事也不展現出來,而是自己默默扛著。孔爽喜歡玩游戲,甚至比很多男生玩得都多,她喜歡旅游,喜歡小動物。在小蕓看來,心地善良、愛好廣泛,甚至經常和男生一樣打游戲的孔爽即便遇到挫折,也會勇敢去面對,不會被挫折打倒的。

孔爽曾經求學的畫室工作人員文靜(化名)告訴,去年孔爽在畫室學習,她的畫作非常棒,但性格比較內向,即便如此,她在畫室的人緣很好,大家都稱呼她為“爽姐”。

周華始終覺得孔爽比較獨立,而且不會輕易被什么事情打倒,否則也不可能放心讓她只身來北京闖蕩。在孔爽“失聯”之前,周華并沒有聽說孔爽在工作和生活中遇到挫折。對孔爽的“失聯”,周華猜測可能是孔爽當晚打車回家途中遭到了劫持或者不法侵害。

如今,周華和常先生已經把婚禮延期的消息告訴了親朋好友。周華回到了吉林老家發動親戚尋人。常先生一個人守在北京,每天無數次撥打孔爽的電話,希望電話里傳來那個熟悉的聲音。

 

目前,北京警方正在對此事進行調查。

Chocowedding 成都啟蔻文化傳播有限責任公司 © 版權所有  備案號:蜀ICP備13024023號-1
網站地圖  婚禮貼士  婚慶公司  婚禮策劃
Chocowedding 啟蔻婚禮©版權所有  婚慶公司  婚禮策劃
返回頂部頂部
首頁首頁

成都

三亞

北京

 
QQ在線咨詢
全國咨詢熱線
028-85307296
三亞咨詢熱線
0898-88689418
北京咨詢熱線
010-56919902
跟规划赚钱